张赫想喝可乐

这里是张赫~日常写文和瞎画,写/画的都是自家人,偶尔会画同人

强制性死亡【游戏体】

别再强求了,好吗?

……我知道的,你并不愿意在这里生活下去

不过你期望的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不是吗?

但是没有美好结局

所有东西都是一样的残酷

这世界充斥着暴力,冷漠与嘲讽

你看,你所爱的东西现在在哪?

他们在哪?

全被你害死了,害得他们彻底死了

我一直在思考,思考该怎么天衣无缝地完成我的计划,我的完美计划

我杀掉他们以后我一直没有冷静,还在傻傻地怀念那些美好的瞬间

我一直在说对不起,作为赎罪

我知道我是个暴君

我杀了无辜的人

后来我很快意识到没有人是无辜的,没有人

他们也有罪

我承认我这个年纪不该遭受校园暴力,应该好好学习知识,然后再去学习,公作,挣钱直到死亡,就这样一个空虚的死循环

我们谁也更改不了它,它是最开始的神创造的,也就是那个始作俑者

我就这样无限循环,循环腻了就提前用各种手段去死,然后再循环

这足以让一个人崩溃,绝望,而我就这样了

我也没有说什么,我默默地享受着,被它们吞噬

因为我知道反抗无用,我只能这样

在我安慰别人的同时并没有谁回来安慰我,他们有时会直接忽视我的语言,或看后嗤之以鼻地大笑,当做今日的欢乐

我并没有多伤心,这是种常态,没人会看到这类语言来安慰你,因为这种人太多了,况且他们也不屑于安慰,他们认为这很愚蠢

这是我的痛苦,我分享它不是为了泄愤,是为了以另一种方式【死亡】

在另一条时间线上我并没有像这样那么被人嘲笑与谩骂,因为我杀了所有这样对我的人

这不是复仇,这是解压

我很高兴可以认识他们,但是罪孽被他们称之为正义,正义被他们称为罪孽

其实没人知道真正的正义与罪孽,这两者都是虚无被放大后所有人都承认的代词

我被称为暴君,我在13日加冕为王,在13日被人民推翻,在13日悄然死去

这是我真正的想法,我觉得这不足够我叙述我的想法,当然,有人会耐心倾听,有人会嗤之以鼻

我只能说世界是不存在真善美的,我在四年前就意识到了

我从未责怪过我的家人,我知道他们爱我

在警戒线拉起的瞬间,在警笛鸣叫的瞬间,我开始认清我的罪孽

我下课就喜欢去走廊漫步一会,直到上课

有时还会与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说说话,或者去综合楼看看天台的门锁没锁,所以我每次上课都会迟到那么一小会

这些在他们眼里都是一场完美的戏,于是我尽力去演,直到我成为导演,他们是主角

我想,我不必多说了,对吗?

欢迎下次来这,亲爱的旅者

【已退出njzbzabjj《】“ajlna#】

【祝你下次愉快】



残缺【游戏体】

那个懦夫差点杀了我所爱的一切。


我知道茉莉的事不是她的错,但我必须把她一点点从崩溃边缘逼到彻底崩溃。


就是因为怕发生这样的事。


嗯?你问我为什么不把她直接杀死?



直接杀死这个身体会受不了的,我也会增加一些没有必要的麻烦。


只要她消失,我们都会平安了。


不用管她的什么可乐了。


什么可乐。


可乐和她一样也是个懦夫。


甚至在茉莉的眼中她连名字都没有。


她就是病毒一样的存在,妨碍着我们所有人。


……


我……我不想这样的……但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亲爱的旅者……请回避一下……好吗……原谅我……


aljshkqn《‘/:)zznijianh¥《iakbwzwj…


【编辑器错误】


【显示错误】


【正在尝试连接到nj.dbpw《‘/jejsi】


【连接成功】


【贴图显示错误】


嘿……我费了一番周折才通到你这里……你应该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我刚才?什么都没有啊,哈哈……


出了点错而已……我想你该清理一下你电脑里的病毒了……“她们”太多了……


不过我可以确认一件事,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对吧?


我知道你是谁,xjjsksbs《?:


我知道一切


我知道,我都知道


所以我才要来到这里,来到这个空间里


这个错误里


但是你也知道hsjakkm《【和kslakna)》?是准备干什么去


哦,抱歉,我不能让你知道他们是谁


为你带来了一些不便


嗯……咱们就……


等我一下,有人来了


……谁?


dhjslnanejsik》shja:)。http://jsqliaje!!!!


【已退出aljsiskaj》…?sijan】


那 里 根 本 就 没 有 人


恐 惧 成 为 了 虚 无 的 现 实


你 这 个 暴 君





《瞻仰孤独》【二】暴躁老哥

“那个恐怖的女士……”“哪个?”张赫有些奇怪,他是不是已经见到黑璃了。

“就是那个穿西装的……”“特别高?”“对……”张赫似乎已经抓到hero的把柄了。

“对啊,黑姐就.是.她。”张赫一字一顿。

张赫心里知道黑璃是个多么恐怖的女人,成心想耍耍hero

“你还是别带我找她去了……”

“我叫张赫,初次见面。”张赫伸出带着疤痕的右手,像是开心的笑了笑。

“好草率啊……”

hero伸出手,像是象征性地握了握。

“你这个疤是不是画上去的啊?”

张赫迅速抽出手向hero脸上的疤摸去。

“这他妈是真的。”

hero抓住张赫伸出的手,像是愤怒。

“好的好的真的真的,我不碰你了行吧……”

张赫苦笑着,松开了手。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画面一转,白溃看看身旁的黑璃,又看看面前的张赫。

“嗯。”

“男生是吧……真是有点稀奇……”“你分裂出一个男性你不觉得别扭吗?”

白溃一脸不可置否。

“不觉得啊,多了一个挺好啊。”

白溃差点没把嘴里的橘子喷出来。

“咳咳……没事了没事了。”

“慢点别噎着。”黑璃拍了拍白溃的肩,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比较兴奋。

“我和你说件事。”

“啥?”

张赫有些瑟瑟发抖。

“我和亲爱的在圣诞节会结婚。”

这回轮到张赫喷橘子了。

“啥?!结婚?!”

张赫的尖叫几乎贯穿了整个小区。

“有什么好惊讶的吗……”

“没没没……”

张赫手颤的厉害,就这样勉强喝了口水。

“恭喜啊……”“嗯,谢了。”黑璃挽着白溃就走进了房间号为4的房间。

张赫感觉自己吃了一大盘透明狗粮。

还是甜的。

“嘿,小子,希望你不会那么狂。”

Gary笑嘻嘻地看着hero,hero却没有轻松的意思。

“放轻松……”“你能先把电锯放下吗……我有点害怕……”“哦,这样啊”

Gary假装傻乎乎地看着电锯。

“那我扛着它?”“别别别我求您还是拿着吧……”hero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嗯……我和你说些事吧,晚上和我出去走走。”“干嘛去?”“带你去个地方。”

晚上

Gary一路上笑嘻嘻的。

“你是要干嘛?搞事啊?”“没有没有”两人走到了黑璃家,Gary拿出钥匙,打开门。“搞什么名堂……”“黑姐,人带来了。”“哦,你和白一起去吧。”“哦”

hero还没搞清楚状况一脸懵逼地随Gary和白溃走进了地下室。





更新啦

有点短

我其实可以日更的,就是这几天快要考试了,加上作业原因……

就这么多吧,有错误请指出。

本文禁止未授权发到任意平台上,如要在其他平台请授权,并标明作者和出处链接。

不可商用。


刺激

进洞房了!!!!

妈哟请允许我激动一会


瞻仰孤独【原创文】【一】被忽视的蛇

黑白色碎片哗啦啦地落下,留下些许残缺。

那是人们的躯体,腐烂的尸体。

“你知道我是谁吗?”

血红瞳的女人轻声问。

“……人?或是更可怕的失败品?”

声音是颤抖的,充斥着恐惧与疑问。

“很抱歉,回答错误。”

一笑,掩盖了所有原罪。

周围的一切如玻璃窗一般破碎,留下巨大的响彻。

梦,该醒了。

白溃从床上醒来,银白色的眼中充斥着恐惧。

“怎么会这样……”

“我明明……可以的”

“亲爱的?”

黑璃端着茶水走进卧室,轻轻放下茶杯。

一个永远只会微笑的人。

“……又是梦?”

“嗯。”

黑璃快步走过去抱住白溃。

“我在的”

“我知道”

“前辈看我给你们带了什……”

Gary开门看到的就是这幅情景。

“OMG,I please 你们不要再秀了,我本来就瞎了只眼你们再秀我就彻底瞎了……”

“……”

白溃轻轻推开了黑璃。

“你买完了?”“嗯,还拎回来一个小鬼!”

Gary爽朗地笑笑,扛着一个小孩。

“是个女生?”黑璃转了转眼珠。

“对啊,这小鬼还不怕死。”白溃皱眉。“你说的是?”“拿电锯威胁她也不怕,现在狂妄的人很多啊”

“……”白溃似乎懂了她是谁。

“……白姐?Gary?……黑姐?”

Gary肩上的人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直呼她们。

“啊啊?小鬼,你居然知道我叫什么?”“知道啊。我是身体的主人。”

现在三个人好像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啊?”

女孩揉了揉乱蓬蓬翘起来的中分荷叶,推了推眼镜。

“哈……我叫张赫。”“是个正常名字?”

黑璃觉得好笑。

“嗯。”

“你是主人格?”“嗯”

张赫银白色的眼中闪过一道光。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不存在朋友。”白溃有些恍惚,抿了口茶。

“是的,没有。”张赫笑笑,一副啥事没有的样子。

“小鬼,你是不把事当回事啊……”Gary好笑的看着张赫,说完就要掏出电锯。

来不及了。

张赫向风飘散。

“……她这是回去了吧。”

黑璃帮白溃擦去嘴边的茶水。

“……啥?”Gary有点不名所以。

“没事了”

“这个……是不是有点尴尬啊……”

张赫处在另一个空间,面对着扎着马尾辫的女生。

“当然,我连一点恐惧的深情都没有,演的很假。”女生笑了。“毕竟你只来了……”“从你出生那一刻。”女生不再笑了,眉头紧皱。“你也应该知道如果她们察觉到你的后果,懦夫。”张赫握着手中的星星挂坠。“我知道,所以才隐瞒。”

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将所有思想带入其他时间点,其他地点,其他世界。

几个月后

“嘿,赫子,干嘛呐?”眼前是小六的声音。“啊?我我我我刚画画呢。”张赫慌忙的指了指图画本上的小人。“哦……那你知道刚才老师讲的题吗?”小六拖着腮帮。“啊,那个解方程啊,太简单了我就没听。”“心真大,还一个月就考试了!”“一个月而已,紧张个啥”

张赫似乎把考试忘了。

“别提了,她今天还考了70多分呢。”旁边的黄星丝毫不给面子,得到了张赫的一顿乱掐。“哎哟疼疼疼疼疼!”“错了嘛?”“错了错了错了……”小六轻笑。“上课了”

老师走到讲台上,教室逐渐安静下来。

张赫拿的不是数学笔记什么的,拿了个画画本。

画了什么呢。

一间屋子,一个人,一根绳子。

“让我想想这个人可以干什么……”

“上吊”

脑海的声音很清晰。

张赫不受控制的在下一格画了上吊的图片。

“啊……安静,这位男……”

等等,男士?

不对啊,我们这里没有男生。

不对劲。

“老师,可以去趟厕所吗……”

“啊?憋不住了?”

“……嗯”

“去吧,没纸的话可以借。”

趁着没什么事改卷子的时候张赫随便编个理由去了卫生间。

“……头好痛”“啧”是男生说话。

“你如果累了的话我可以来,相信我。”

面前的是白发男人。

“……为什么要相信你?”“话真多。”

没有经过任何允许,身体被强制性的占有。

“啊……渐渐习惯了呢”

在身躯舒展的那刻,自己的潜意识脱离躯壳。

“喂!这是不礼貌的”

“谁他妈管礼不礼貌?”

白发男人轻笑。

“我叫hero,最近新来的”

“该叫黑姐管管你这个新人了”


这里张赫,第一次写文,求轻喷!

如果可以给些指点的话很高兴的x

小学生文笔

原创

摄取许多生活中的事,未改编x

我会挑时间发人设图的!

谢谢!

另外这是百合x


祝福(ฅ>ω<*ฅ)

白姐和黑姐选择在圣诞节结婚!

我们吼了多少次的原地结婚今天终于成了!!!

鸡冻!!!

祝这对新人,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沙雕
群里日常发疯1/1

关于黄星发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欢乐补习班【个头】

关于杯子

老郭的杯子很神奇,我怀疑它有强大的魔力

为啥呢

我也算力气大的,拧了半天没拧开

“你这杯子是不是有神力啊……”

这是我的感叹

老郭快哭了

我就拿着杯去找咱们补习班练过柔道的金某

关节都响了还没拧开

坐在她旁边的张某拧了半天,隔着座位都能感到费劲

春某也没拧开

乃某跃跃欲试结果还是没开。

妤某就自告奋勇拧了大概十来分钟还没开

我提着瓶子去厨房刚要举刀【菜刀】就被老郭拦住了

“你冷静点啊啊啊!!!!”

于是我又砍了几下

嚯,没开

老郭亲自砍

还是没开,真好

我们回座位把瓶子给了李某

“你要能拧开我帮你写三个星期作业”这是我说的

“你要能拧开我喊你爹!!”这是老郭说的

做坐我们后面的【我和老郭坐最前面】都注视着这个具有神级防御力的瓶子

李某敲了八百次都不管用

后来我把杯给了老师老师也没拧开

据老郭所述,昨天她给了三个老师都没拧开

她爷爷来了,她满脸笑容的递给爷爷这个杯子

爷爷也没拧开

“你怎么拧上的……”这是老郭爷爷说的

当然还是没拧开

我们这一排被一个杯子弄到怀疑人生

end